米蟲

皮皮卡表白后

Puppy honey 2 很好的版本

我要打败拖延症:

因为不希望皮皮卡变渣男,感觉根据剧情走的话是完全可以解释清楚的,但是可能篇幅有限,只能集中于表白和影院撒糖了,很多小伙伴依然放不下,觉得Rome原谅太快,皮皮卡还没能洗白,所以码了一个小脑洞,算是帮皮皮卡正名,希望不管有没有下一季,Pik和Rome都能在二次元幸福地在一起,小Gun和小Gun的爸比也能永远甜甜蜜蜜~~

OK,正文走起~~
接Rome牵着P'Pik一路狂奔后

Pik没想到平时乖乖的Rome突然拉起他就跑,还哈哈笑个不停,连他大声问了几遍要去哪都没听见似的。没办法,只能硬生生把这个小疯子拉到自己车上。
看着坐在副驾驶的Rome还是一直笑,Pik从懵都快变成害怕了。不就是一句"我超级爱你",难道刺激过了?Porsche就瞎出主意,还什么不要嘴硬了,老子想说点这小子爱听的,结果他就跟打了肾上腺素似的,以后老子还要不要说了啊!
可是渐渐的,Rome的笑消失了,Pik甚至觉得他眼睛里不知道为什么涌上了哀伤,这可把他吓得够呛,连忙问他怎么了。
"P'Pik,我都不知道梦见过多少次你跟我告白,或者接受我的告白,所以今天,我真的真的幸福得要疯了。"
可是...你现在这表情好像跟你的话不太相符啊...Pik心里这么想,但没敢说出来。只注视着Rome,等他继续。
"因为我从梦里醒来太多次了,也失望过太多次了,所以总觉得今天我还是会醒过来一样。刚才你打了P'Din,因为他骗了你,其实他抱我也是因为他告诉我你总是和那个女生在一起,我很难过。所以我想,如果你没有发现他骗你呢,或者真的是那个女生一直和你聊天,你还会生气吗?还会选我吗?我其实刚刚在犹豫应不应该问这个问题,因为我盼了这么久才得到你的回应,我跟自己说就不要再想了,可是我很害怕,如果这一次又是一场梦,醒过来可能我就再也没有勇气了。我说过有什么事都要说出来,所以P'Pik,我想再问你一次,你是认真的吗?"
Pik看着Rome的眼睛,其实他常常看他的眼睛,因为那双眼睛那么明亮,看着他的时候像有星星。Pik不是感性的人,甚至他其实是个神经很大条的人,他意识到自己过去就已经沉沦在这双时时注视着自己的眼睛里,只是从没正视过自己的心。在外府这段时间,他偶尔会下意识去看旁边或身后寻找这双眼睛,可是每次都是失望。听着Rome的话,听见他说每次梦醒,突然就想到自己每次想见他而不得的心情,他是这样,对于Rome这么长时间的煎熬,该是多痛苦。
Rome见Pik一直没有说话,刚刚的激动已经全部消退了,也许自己真的提醒了P'Pik,让他意识到他刚刚只是生P'Din的气,并不是真的因为喜欢他。Rome觉得自己就像坐了一次跳楼机,起点和终点分别是天堂和地狱。可是还没等他体验到地狱,P'Pik突然拉住他的手,或者说拉住了他右手的大拇指,边拉边说,"好啦,是我以前很混蛋,以后我慢慢补回来,给我的手机设一个你的指纹好不好,右手大拇指吧,比较方便,你习惯用这个解锁吧?我的密码是1235,不过还是指纹比较快。"等到Pik把手机递到自己面前,让他试试解锁手机的时候,Rome还是懵懵的状态。看着手机桌面不知道Pik要干嘛。
"呐,这个Rin就是王八蛋Din假扮的,你可以看聊天记录,我不知道Din怎么告诉你的,但是他说的肯定不是真的。"
听到Rin,Rome才反应过来,他拿起手机,看着P'Pik已经将聊天记录翻到了最开始,时间已经挺久了,Rome的心情又有点黯淡了,不过P'Pik在看着他,所以他也就鼓起勇气开始看了起来。开始的内容比较正常,也不是很频繁,Rin说她是同系学妹,希望和学长交个朋友,指导下学习。Pik觉得自己成绩并不突出,就介绍了一点上课老师们推荐的书,还推荐了系里的其他学霸。不过Rin说觉得学长人很好,就开始和他聊些闲话,读到这里的时候,Rome开始有点不开心,不过他渐渐注意到,P'Pik和Rin聊天的时候总会聊到自己,比如Rin说自己对附近还不熟,不知道哪里有好吃的店,P'Pik就会说学校旁有个餐吧,地方比较大,也好吃,只是分量不太大,也许适合女生,但是如果是带他家小学弟去,他要按照学弟点的再多点一份,免得他吃不饱。还有经常聊了几句后,P'Pik会说到时间接学弟放学了,他要早点去,这样比学弟到得早,就有理由唠叨他了,学弟一脸愧疚的小表情总是很萌的。甚至去考艾那次回来,Rin说很多天没联系了,P'Pik说自己和小学弟去旅行了,虽然带了个电灯泡很不爽,但是做了件重要的事,足以抵消路途中所有的不快了。总之,Rome在记录里看到了不一样的P'Pik,原来他在P'Pik心里一直这么重要,重要到和别人聊天的时候都总要想起他。后面Rin不知道为什么说自己遇到一些问题,希望和P'Pik见面聊,但是看起来没有赴约,P'Pik也有点生气。直到那天,他们第一次见面聊天,被自己看见。后面P'Pik突然去了外府,Rin发了很多条问他怎么了,他也没有回复了。
看着Rome看到了最后,P'Pik才慢慢说道,"我不知道Din怎么跟你说的,他明明清楚我们都聊过什么,而且只见过一次,却要误导你我和那个学妹暧昧,还见了很多次,那天你问我的时候,那个我以为的Rin一直表现得很奇怪,我以为她遇到了什么麻烦,虽然只是在line上聊过,不过毕竟是学妹,我想问清楚可不可以帮忙。好吧,我是有点担心我说和女生在一起你会误会,所以没有直说,没想到被Din摆了一道,还不如直接让你来找我呢。你跟我说你那边完事了,我看那个Rin也没什么要说的了,就去摄影室找你了,结果就看到那个混蛋抱着你,气死我了,早知道当时就该揍他。"
聊天记录加上P'Pik的解释,让Rome又开心起来,原来根本只是P'Din制造的假象。
"如果P'Pik早点说喜欢我的话,就不会有这些事啦。"
Pik看着Rome的眼睛又亮起来,终于放了心,可没想到这小子开心过后就开始数落他。"行行行,我错啦,你说怎么办吧。"Pik觉得自己已经自暴自弃了,没办法,想一想确实自己错得比较多,还是把人哄好再说吧,谨遵教诲,不要嘴硬。
Rome看着P'Pik一脸嫌弃,却又允许自己提要求,想想可能以前自己并没有多想,P'Pik就是这样一边嫌弃他一边包容他,只是自己总是没有信心去相信。
"那...P'Pik每天都跟我说一遍'我超级爱你'这句话吧!"
"喂!"
"嗷,是你让我提要求的啊,而且我也说很多次喜欢你了。"
"我说的可是超级爱你啊!超级啊!比你以前说的厉害多了啊!"
Rome不说话了,只微微撅起嘴巴,湿漉漉的眼睛望着Pik。
"啊啊啊,行行行,每天说好了吧?"
"嗯!"酒窝出现,简直秒变脸...
"好啦,轮到你啦。"
"轮到我什么?"Rome不解。
"我都告诉你我的手机密码了,你也该告诉我你的了啊,顺便录个解锁指纹。"
Pik说罢也不管Rome,直接从Rome包里拿出手机,晃晃示意他。
"0120."
Rome下意识就说了出来,之后才有点不好意思,这是P'Pik的生日。
Pik觉得好像也是意料之中,但还是觉得心里像要化了一样,没有说什么,解锁之后就自己去录指纹了。弄好后,也没有还给Rome,反而直接点开了line,不看不知道,这个混蛋Din居然跟Rome表白这么多次,开始Rome还很客气地拒绝,后面就不回复了,结果Din却说得越来越露骨。Pik怒火中烧,果断把Din设为黑名单,又打开通话记录,居然也打了这么多电话,虽然Rome也没接几个,可是有很多看时间都大半夜了还打,黑名单again!"刚刚真是打得少了,应该一个电话一拳!"Pik边操作边恨恨地说。
"噗!"Rome没忍住,还是笑了出来,虽然P'Pik没问他就拉黑了P'Din,不过从他的醋劲来讲,肯定再也不想自己和P'Din有联系了,这样也好。
Pik回头瞪了一眼Rome,可是Rome还是笑嘻嘻的,"P'Pik,我们去哪儿吃午饭啊?"
"老地方吧。"
"好啊,不过别凶服务员姐姐了啊。"
"喂!我上次凶她是因为哪个小没良心的啊?"
"哈哈哈!"
看着Rome终于又开心地笑了,Pik觉得自己以前可真傻,还好他的宝贝没有走。
"Rome,谢谢你一直在等我。"Pik在心里轻轻说。